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首页>孙中山研究>生平研究     
孙氏世系之“宁都——东莞说”
作者:刘居上 文章来源: 更新时间:2011-04-13

口述历史是众说纷绘的原因

自罗香林提出“紫金说”以来,关于孙中山先祖世系的争论没有停息过。由于其间的120年确有模糊之处,在找到令人信服的证据前,争论肯定没完没了。对此,本文不作妄断,只是提供思路,希望引发人们换一个角度思考。
既然其间有模糊不清之处,在探讨这一问题时,最好还是以孙中山先生为起点,一步一步往上追溯。
“东莞说”的最有力证据,是翠亨孙氏世代相传的手抄家谱,旁人没有理由怀疑。但是,翠亨孙氏家谱存在很大空白,那就是:从五世祖“礼赞公”往上溯,均“生卒年月无考”。这就说明了,家谱的前段,其实是“口述历史”。
    “东莞说”的另一实物证据,是笔者于上世纪90年代在中山左步发现的《康公真君古庙碑记》。碑记明确指出:“溯至洪武初,我前人(按:指孙氏)来居于乡,始辟中堡”。
碑中所说的“前人”,就是左步、涌口及翠亨孙氏的共同祖先孙玄。孙玄从东莞迁涌口结庐而居,长子孙缔儿(乐川)即左步孙氏的始祖,次子孙缔宗(乐南)即涌口孙氏的始祖。
孙玄是什么时间到香山的?碑记说是“洪武初”。这似乎给我们立下了一根时间标尺,但恰恰就是这三个字靠不住。所谓“洪武初”,应指1370年前后。但东莞、香山孙氏公认的始祖“常德公”,是在元末随东莞伯何真从南雄迁到东莞定居的,明初应还健在。他的六世孙乐川,怎么可能如左步谱(清嘉庆六年再重修谱帙添注)所说,生于洪武庚申年,卒于景泰甲戌年(即1380-1450年)呢?时间的不吻合说明一点,“洪武初”三字,根据的也是“口述历史”,误差幅度约为120年。
《孙中山的家世》一书的编者,同样不止一处为翠亨“孙氏家谱”添上“此年份与各七世祖妣出生年份差120多年,估计有误”之类的附注。
宁都学者对“东莞说”的怀疑就因为这120年。他们提出:为什么与各地的孙氏吊线图相比,翠亨孙氏整整少了6代?
“东莞说”是有秕漏的,究其原因,是因为立论的主要依据是现存的翠亨《孙氏家谱》加上东莞的上沙乡《孙氏族谱》。
翠亨《孙氏家谱》上接东莞上沙《孙氏族谱》,因此,“东莞说”的立论前提确实没有错。问题是,论者在引用东莞《上沙族谱》时往往采取双重标准。一方面,将此谱奉为圭臬,不容别人置议;另一方面,却又随心所欲地把上沙旧谱所记载的始祖孙固“被谪吴西,世居江西”斥为“显然有误”。
“被谪吴西,世居江西”是否有误?我看未必。
东莞的《孙氏世系辨》(原注:依前辈抄来)在谈到太始祖孙固时说:“在召回复识后,则谪江西者,然非随父任者也。”
孙固一生在宦海中几度浮沉,按《世系辨》,他至少在其中一次被贬后,举家流寓江西,即使事后被“召回复识”,他的子孙(至少是后来成为孙中山直系远祖的一支)仍然留在江西,并没有随他回京。到孙固逝世并被褫夺一切(绍圣时夺遗泽,元符二年夺所赠官)后,他的后裔除了安于“世居江西”之外,实在没有别的选择了。因此,若从东莞上溯,孙氏先祖的居留地必然就是江西,接受上沙孙氏族谱必须同时认同这一点。祖藉中原而又世居江西,正是客家先民的典型特征。这也恰好证明了,孙中山的远祖必属客家无疑。
我们不能硬说孙中山的长子孙科没有见过翠亨孙氏家谱。翠亨家谱明白无误地写着孙氏从东莞迁居香山,孙科必然知道并予以尊重。因此,他对“紫金说”的认同必然事出有因,决非仅仅受了罗香林的误导。这只能说明,在孙科心中,确实存在着一个不小的“客家情结”。翠亨孙氏的远祖与紫金、宁都孙氏纵然不是直系,也属旁支,其间必有某种渊源。
无论持哪一说,都必须正视而不是绕过那空白的120年,作不出合理解释,这一“说”充其量就只能是“一说”!——但也正是这120年给了我们新思路,是否有可能孙氏先祖在从“宁都”(宁都学者所持之说)或“杭州”(东莞说学者所持之说)到东莞之间的迁徙路线上,有个我们现今还不知道的地方,就是孙氏在那120年间的落脚点?若说落脚点是“紫金”,那也并非不可能,但却必须找出令人信服的接隼点。

孙常德与何真只是泛泛之交

在上沙谱中被奉为始祖的孙常德(讳八郎,——关于这一点,下文还要说到),在孙氏世系中是位承前启后的关键人物,因此,尽可能弄清与他相关的情况很有必要。
《东莞市志》称:“员头山孙氏,始祖讳常德,元时官浙江杭州刺史(笔者按:元代官制不设刺史,这里姑且把他视作相当于刺史的地方行政长官好了)。元末避乱居南雄珠玑巷,与东莞伯何真友善,偕来东莞,卜居茶山员头山。”上沙谱、左步谱均有类似记载。
据《明史•列传第十八》,于元末明初,何真在南粤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何真,东莞县茶山乡员头山村人,原是元末的小官吏。元末群雄并起时,他从聚众自保开始,最后控制了整个岭南。部下建议他“效法赵佗,自立为国”,他却于洪武元年归顺了朱元璋,南粤因此基本上没有遭到兵火洗劫。因为这一功劳,朱元璋封他为“东莞伯”。
孙常德与他交朋友的时间,应在明军进入岭南之前。两人之所以结交,是因为孙常德原是 “因靖寇而至南雄珠玑巷寓”的元朝官员,何真“慕其品学,聘为西席”(这一点也见诸1932年上沙乡代表孙绳武等请修正总理始迁祖事迹函)。但说两人“友善”到平辈论交的程度,那也不见得。明初的何真,在岭南权倾一时,他身边的人纷纷加官进爵,为什么偏就忘了很有从政经验的孙常德?
有此一说:“孙常德为人最重气节。元朝亡后,到了明朝,他因不愿身事二主,所以就从杭州远远的迁到广东东莞县隐居起来了。”其实,早有学者指出,何真本人原也打算誓死效忠元朝,经审时度势,才不得不降。不要忘记,孙常德是孤身一人前往东莞的,既没钱又失势,何真给了他一片安身之地,已经是给足面子了。从此世代务农,也免除了许多无妄之灾。到明太祖诛戮功臣,何真子侄均受蓝玉案株连时,孙氏一脉却得以完整保存下来。由此可见,在明政府眼中,孙、何两家谈不上世交。很可能,早在何真大红大紫之前,隐居员头山的孙家与在外作官的何家早已极少来往。
(笔者按:上沙谱、左步谱的孙常德事略大抵相同,但官职不一样,是任职的不同阶段或是其他,待进一步考证。)

孙固子孙有“世居江西”可能

若说孙常德是他这一系的孙氏入粤第一人,那么,他的先辈在元代的100年间居于何处?族谱说,孙常德是孙固的第十五世孙,这里不妨就从孙固说起。
孙固,郑州管城人,宋神宗时代的名臣,历官至枢密副使。关于他后代的下落,有两种说法:上沙旧谱在《孙氏世系辨》中称他“原居金陵省之城,因议王安石,忤旨,被谪吴西,世居江西也”;近年,有论者根据《宋史》说孙固虽曾被降职,其后却得以官复原职,返回原地任职,因此上沙旧谱应属有误。
找来《宋史• 列传第一百》细读,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查孙固逝世于元祐五年(1090年),死于汴京。他的逝世,曾令“哲宗、太皇太后皆出声泣”,后来还给了他个“温靖”的谥号。但皇帝对臣民的态度说变就变,“绍圣时夺遗泽,元符二年,夺所赠官,列元祐党籍。”他的“遗泽”和“赠官”,是于1094-1097年间及1099年,分两次被皇帝下令收回的,此时他已死去9年。到“出籍,悉还所夺”时,已经是宋徽宗政和年间(1111-1115年)了,这时孙固已死去20多年。所谓“出籍”,相当于现代的“摘帽”(摘“元祐党人”之帽);“悉还所夺”,相当于现代的“平反”,但《宋史》中并没有他儿子重当枢密副使之类的记载。问题是,“平反”前的20多年间,孙固子孙能够安安稳稳地呆在原驻地吗?其实,那倒不如反过来说,在恶劣的环境下,他的子孙被迫随客籍群落南迁!因此,上沙旧谱所记载的“被谪吴西,世居江西”确有可能。在缺乏新证的情况下,怎能随意指责上沙世代流传的旧谱有误!
还有一个证据,那就是1993年4月左步孙氏派员赴江西宁都寻根时,宁都孙氏族人告诉他们:宁都孙氏曾在150年前派员赴左步修谱。而由宁都县田头乡孙屋所保存的《富春孙氏伯房十二修族谱》,也把因修谱到过“平步头”(左步旧名左步头、平步头)的事件记录在册。《富春孙氏伯房十二修族谱》的“历代仕宦”篇的第“六号”,有“孙允中仕元授建昌府同知”及“孙民章元以殳中殁王事恩授会昌同知”的条文,而《香山县左步头孙氏源流考》中的相应叙述如下:“允中,字元升,号如心,仕元,湖广知印升建昌府同知,后殁于王事,夫人赵氏周氏生一子八郎,字民章,恩荫会昌同知。岂料壬辰(1352年)兵变,烽烟四起,不得已则洁身避乱,流寓南雄珠玑巷,遇东莞伯何公,与之交善,遂隐居莞之员头山,因号常德”。在这段记载中,时间、地点、人物、官职、事略俱全,基本上与富春谱吻合。而据富春谱,孙氏之居留江西,是持续了许多代的,称为江西人绝无问题。
其实,即使在中山市内,翠亨、左步两地间也有争论。据孙氏《翠亨家谱》,“五世祖礼赞公,在东莞县迁来涌口村居住”,这一点双方基本上无异议。但左步孙氏指出,涌口与左步在古代原为一村,名为左溪,礼赞公的父亲孙玄从涌口门登陆香山,(笔者按:涌口门是“门”,亦即珠江出海口之一;涌口是村,二者概念不同。)其后,孙玄与大儿子乐川住在左步,小儿子乐南则分居涌口。如果这一说法成立,则涌口是孙中山五世祖的居地,左步是孙中山四世祖的居地,两种说法并行不悖。孙中山曾自称“左步头”人,可见左步之说决非空穴来风!(笔者按:清廷档案也把孙中山列作左步头人。)
问题是,族谱虽然接上,困惑尚未解决。按宁都学者统计,从孙固到孙常德,15世、平均28年一代;但若从翠亨家谱、东莞族谱上溯,则自晚唐东平侯孙讠利到孙中山共29世、平均38年一代。38年一代?代代实行计划生育也不可能如此晚婚啊!(笔者按:假如把失落的120年折算成6世,补进族谱,则按翠亨家谱上溯,到东平侯共35世,平均28年一代,二者吻合。)

世系不清是广东族谱的普遍现象

如翠亨孙氏那样,在入粤前后世系不清的情况在广东绝非孤例。
刘志伟在《族谱与文化认同》一文中指出:“在许多广东地区的家谱中,有一种现象常常令研究者和修谱者感到困惑,这就是入粤祖(多声称在宋代)和在本地定居的开基祖(许多宗族的开基祖定居时间是明代初年)之间的世系,常常出现混乱或残缺。许多家谱记载宋之前世系非常清楚,而定居之后的世系也清楚详细,但中间的若干代往往记载简略,甚至世代混乱不清。”
可见,世系不清是广东各姓族谱的普遍现象。
其所以如此,是因为,岭南的族谱编撰实际上始于明代,比中原迟多了。到明嘉靖年间朝廷下令全国修志后,广东才渐有修谱之举。但往往到修谱时才发现,时已无法找到有关远祖的文字记载,只能求其次以口述历史代替,其间,记忆不清者有之,牵强附会者有之,攀附名门者更有之。另一方面,单靠长者记忆,能记住的也只有直系祖先,缺乏旁支资料,致令后人难以将各地族谱进行横向对照。以上,就是元明之际的广东人文状况。
就以《东莞上沙孙氏族谱》的《孙氏世系原序》为例,该序注明“是序本于他房房谱(据悉,所谓“他房房谱”其实就是左步谱。其时,原东莞旧谱早已散迭,因而重修时不得不参照血缘较近而又保存得较完整的左步谱。)抄来,未审作者何人。三株竹又无县名,录出,后人有心者而细究焉”。抄录时间为“民国十九年庚午五月”,抄录者为“二十一传侄孙惠南”。可见抄录者对此并非毫无保留,而是希望“有心人”再予“细究”的。
左步村《孙氏始祖图谱•序》,分别成稿于乾隆二十六年、嘉庆六年、道光十三年、光绪六年。各序间一脉相承,均有署名,显然是相对可靠的。
刘志伟在《族谱与文化认同》一文中还指出:在客家的族谱中,有关明代以前的部分,往往大量采用“法名”或“郎名”。
这一现象早为修谱者和研究者所注意。罗香林在民国九年编纂的《潮梅刘氏族谱》中说:江西、粤北一带,“自宋季至元代,名字多称法、称郎,及十百千数目者,兄弟亦多不按照次第。盖因彼时习俗,道教权力颇重,命名多出道教所定”。
在上沙谱和左步谱中,孙常德又名八郎,但据族谱记载,其母亲只生“一子”,可见他的排行“八”,必为依照当地习俗排列的“郎号”、或为由道教所定的“法号”。由此可以证明,他的出生地不在中原,不在江浙,必在说客家话的赣南!左步谱的记载于此找到旁证。

“宁都——东莞说”之提出

有论者撰文,将笔者以上论证称为“东莞——宁都说”。笔者无意拒绝这一提法。
“宁都——东莞说”确实是在1993年左步孙氏到江西宁都寻根后才提出的。笔者以为,由于资料不足,现存的无论哪一“说”,都远未抵达针线绵密、无可挑剔的程度,至于哪一说更接近历史真实,那不是由提出时间的次序决定的。回顾争论全过程,最早提出的是罗香林的“紫金说”。既然稍迟的“东莞说”可以直指“紫金说”之非,为什么不允许“宁都——东莞说”弥补“东莞说”之漏?
笔者本人支持“东莞说”(尽管其中存在120年空白),但东莞决不应该是翠亨孙氏世系上溯的终点。与此同时,要完善“东莞说”,必须弄清以下三点:
1、 孙固后裔是否流寓江西?若说否,拿出证据来。
2、 孙常德入粤前任职何处,官居何职?
3、 在空白的120年间,孙氏远祖哪里去了?
这三点弄不清,“东莞说”充其量只是“一说”而已。


血缘、籍贯、出生地概念不同

血缘、籍贯、出生地是三个不同概念,各有其适用范围,不应该混淆。
1、孙常德曾任杭州刺史(元代不设刺史,这里姑妄听之),我们不能据此称他为杭州人,正如没有人把唐代的杭州刺史白居易、宋代的杭州通判苏东坡称为杭州人一样。但是,一个家族在某地住久了,也可以把该地视为籍贯,例如孙常德的后裔孙中山,就毫无异议地可以在籍贯栏中填上“翠亨村”三字。
2、基于上述理由,我们不能否认孙中山的远祖也可以称为涌口人、左步人、东莞人、江西人等等。能不能说是紫金人?最少不能排除,——还有段未弄清的120年呢!
3、血缘与家族现有的语言、生活习惯等状况无关。在某种意义上,现代广东人都是来自中原的“客家”后代,只不过先祖入粤的时间有先后而已。说广府话的,可能来自秦汉;说闽语的,可能来自魏晋南北朝;说客家话的,可能来自宋元或更后。出发点无一例外,都是发生大战乱的中原河洛地区。这还未包括因任职、谋生等原因个别流动的人在内。据此不难理解,河南管城人孙固,怎么会有说客家话的后裔孙常德,有说广府话的后裔孙中山。要是孙氏后裔因为移民美加而改说英语,难道可以不承认其华人血统?
宋元之际的“中原官话”与今天的客家话相近(把北京读音定为“国语”是民国初年的事,新中国成立后改称普通话)。由于战乱等原因,客籍先民被迫从中原(包括孙固的老家管城)出发,南迁江西、福建、广东,把当时的“中原官话”带到南方,最后演变为今天的客家话。因此,将客籍先民排除于“中原人”之外显然是很不恰当的。

结 语

综上所述,现在要做的,应该是沿着孙中山先祖的可能迁徙路线实地考察,通过搜集资料,整理文献,鉴别论证,整理出清晰的头绪来。只要有确凿证据,证明这条路线不包括紫金在内,“紫金说”自然不攻而破;要是紫金正好在这条路线上,我们也应为问题的彻底弄清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参考文献:《宋史》;《明史》;《孙中山的家世》(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孙中山先生先代故乡资料专辑》(东莞文史第26期);《孙中山客家始祖在宁都》(宁都文史专辑);《孙中山家族源流考》(邹佩丛•中山文史第56辑);《族谱与文化认同》(刘志伟);《康公真君古庙碑记》(实物,现存中山市南朗镇左步村);《孙中山祖籍“宁都-东莞说”之来由及其是非之考辨》(邹佩丛•《中山社科》总第32期)。

 

网站建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郑重声明 | 关于我们 | 使用帮助

版权所有:中山市孙中山研究会 粤ICP备11013178号 建议使用1024 X 768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