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首页>孙中山研究>文献研究     
孙中山言粹<思想与社会>
作者: 文章来源:孙中山言粹 更新时间:2011-03-08

 

1、思想总论

三民主义,我党所宗,以建民国,以进大同。

《陆军军官学校训词》(1924年6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300页

国民党之主义维何?即孙先生所提倡之三民主义是己。本此主义以立政纲,吾人以为救国之道。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1924年1月2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l18页

中国革命的道理,就是革命党平日主张的三民主义。

三民主义便是民国的精神。

《在桂林军政学士七十六团体欢迎会的演说》

(1921年12月7日)《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页

三民主义

(甲)民族主义:以本国现有民族构成大中华民族,实现民族的国家。

(乙)民权主义:谋直接民权之实现与完成男女平等之全民政治,人民有左列各权:

(一)选举权;

(二)创制权;

(三)复决权,

(四)罢免权;

(丙)民生主义,防止劳资阶级之不平,求社会经济之调节。以全民之资力,开发全民之富,其大要施如左:

(一)国营实业:凡国中大规模之实业属于全民,由政府经营管理之;

(二)平均地权:由国家规定土地法,使用土地法及地价税法,以谋地权之平均;

(三)改革贷币:革新货币制度,以谋国内经济之进步。

《中国国民党党纲》(1923年1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4页

余维欧美之进化,凡以三大主义:曰民族,曰民权,曰民生。

《<民报>发刊词》(1905年10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88页

用我们三民主义的口号和法国革命的口号来比较,法国的自由和我们的民族主义相同,因为民族主义是提倡国家自由的。平等和我们的民权主义相同,因为民权主义是提倡人民在政治之地位都是平等的,要打破君权、使人人都是平等的,所以说民权是和平等相对待的。此外还有博爱的口号,这个名词的原文是“兄弟”的意思,和中国“同胞”两个字是一样解法,普通译成博爱,当中的道理,和我们的民生主义是相通的。因为我们的民生主义是图四万万人幸福的,为四万万人谋幸福就是博爱。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二讲》(1924年3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83页

吾人今日欲改造新国家,当实行三民主义。

《在桂林广东同乡会欢迎会的演说》(1922年1月4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56页

我们三民主义的意思,就是民有、民治、民享。这个民有、民治、民享的意思,就是国家是人民所共有,政治是人民所共管,利益是人民所共享。

《三民主义.民生主义》(1924年8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94页

本党的三民主义,便是无形中改造人民思想的。何谓三民主义呢?简单的说,便是民有、民治、民享。详细的说,便是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这三项主义的意思,是要把全国的主权,都放在本族人民手内;一国的政令,都是由人民所出;所得的国家利益,由人民共享。

《在广州对国民党员的演说》(1923年12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72页

民族、民权、民生三民主义,即近代所谓之国为民有,国为民治,国为民享之真精神也。盖中国为中国人之中国,决不能为非中国人所宰制。人为万物之灵,知识之高下,身体之强弱,虽有不同,原无阶级之不平等,何容受他人不平等之待遇?且“民为邦本,本固邦宁”,简而言之,即民为国主,主安即国治,何能容强权家行乱国之政治,酿成亡省、亡国之痛苦?国家物产,国家富利,乃半为国家天然之美丽,半为国民工作之材料,衣、食、住生活所赖,何能容他人无理之强夺?则无论何种国民,生于何国,皆当有其国,治其国,享其国,而成为独立、自由之国民,此乃天经地义,责无旁贷者也。

《在广西阳朔人民欢迎会的演说》(1921年11月29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636页

近世以来,革命思潮,磅礴于欧,渐渍于美,波荡于东亚。所谓民族主义、民权主义、民生主义、乃由磨砻而愈进于光明,由增益而愈趋于完美。此世界所同,而非一隅所能外者。我国当此,亦不能不激励奋发,于革命史上开一新纪元矣,

《中国国民党宣言》(1923年1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1页

现在本党底最大目的,要把“民族““民权”、“民生”三种功夫同时做完,这就是本党底主义,这才是国利民福,人民才可享真正幸福。

《在中国国民党本部特设驻粤办事处的演说》(1921年3月6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480页

三民主义的道理,原来是一贯的。如果要考究他们发生的次序,世界各国都是先由民族主义到民权主义,再由民权主义进到民生主义。如果要考究他们发生的原因,这三项东西,都是从不平等里头的反动生出来的。换句话说,三民主义就是平等和自由的主义。

《在桂林军政学七十六团体欢迎会的演说》(1921年12月7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3页

本大总统这次的来意,是要把中国造成一个新世界。三民主义就是本大总统拿来造新世界的工具。

《在桂林军政学七十六团体欢迎会的演说》(1921年12月7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8页

真正的“全民政治”,必须先要有“民治”,然后才能说真是“民有”,真是“民享”。

《在广州全国青年联合会的演说》(1923年10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324页

总而言之,三民主义和五权宪法,都是建国的方略。

《在广州对国民党员的演说》(1923年12月30)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72—573页

什么是三民主义呢?用最简单的定义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什么是主义呢?主义就是一种思想、一种信仰和一种力量。大凡人类对于一件事,研究当中的道理,最先发生思想;思想贯通以后,便起信仰,有了信仰,就生出力量。所以主义是先由思想再到信仰,次由信仰生出力量,然后完全成立。何以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呢?因为三民主义系促进中国之国际地位平等、政治地位平等、经济地位平等,使中国永久适存于世界。所以说三民主义就是救国主义。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l924年1月至8月)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84页

我们的这种主义(三民主义--编者)比宗教的主义还要切实。因为宗教的主义,是讲将来的事和在世界以外的事;我们的政治主义,是讲现在的事和人类有切肤之痛的事。宗教是为将来灵魂谋幸福的……说到将来的灵魂,自然是近于空虚;讲到眼前的肉体,自然有凭有据。那么宗教徒宣传空虚的道理,尚可收到无量的效果;我们政党宣传有可凭据的道理,还怕不能成功吗!

《在广州对国民党员的演说》(1923年l2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8卷 第567页

民权主义,就是拿中国要做到同现在列强达到平等的地位;民族主义,就是从国际上列在平等地位;民权主义,就是要拿本国的政治弄成到大家在政治上有一个平等的地位,以民为主,拿民来治国家;民生主义,就是弄到人民生计上、经济上的平等。那末这个样三民主义,如果我们能实行,中国也可以跟到列强来进步,不久也可以变成一个富强的新中国。

《应上海〈中国晚报〉所作的留声演说》〈1924年5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10卷 第237页

2.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观中国历史之所示,则知中国之民族,有独立之性质与能力,其与他民族相遇,或和平而相安,或狎习而与之同化;其在政治不修及军事废弛之时,虽不免暂受他民族之蹂躏与宰制,然率能以力胜之……。盖民族思想,实吾先民所遗留,初无待于外铄者也。余之民族主义,特就先民所遗留者,发挥而光大之;且改良其缺点,对于满洲,不以复仇为事,而务与之平等共处于中国之内,此为以民族主义对国内之诸民族也。对于世界诸民族,务保持吾民族之独立地位,发扬吾固有之文化,且吸收世界之文化而光大之,以期与诸民族并驱于世界,以驯致于大同,此为以民族主义对世界之诸民族也。

《中国革命史》(1923年1月29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60页

什么是民族主义呢?……民族主义就是国族主义。中国人最崇拜的是家庭主义和宗族主义,所以中国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没有国族主义。外国旁观的人说中国人是一片散沙,这个原因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因为一般人民只有家族主义和宗族主义,没有国族主义。中国人对于家族和宗族的团结力非常强大,往往因为保护宗族起见,宁肯牺牲身家性命。象广东两姓械斗,两族的人无论牺牲多少生命财产,总是不肯罢休,这都是因为宗族观念太深的缘故。因为这种主义深入人心,所以便能替他牺牲。至于说到对于国家,从没有一次具极大精神去牺牲的。所以中国人的团结力,只能及于宗族而止,还没有扩张到国族。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1924年1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84—185页

(民族和国家)最适当的区分方法,是民族和国家根本上是用什么力造成的。简单的分别:民族是由于天然力造成的,国家是用武力造成的。用中国的政治历史来证明,中国人说王道是顺乎自然,换一句话说,自然力便是王道。用王道造成的团体,便是民族。武力就是霸道,用霸道造成的团体,便是国家。

再讲民族的起源……我们研究许多不相同的人种,所以能结合成种种相同民族的道理,自然不能不归功于血统、生活、语言、宗教和风俗习惯这五种力。这五种力,是天然进化而成的,不是用武力征服得来的。所以用这五种力和武力比较,便可以分别民族和国家。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1924年1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86—188页

和世界的民族比较,我们还是最多最大的,是我们民族所受的天惠,比较别种民族独厚。故经过天时人事种种变更,自有历史四千多年以来,只见文明进步,不见家族衰微。代代相传,到了今天,还是世界最优秀的民族。所以一般乐观的人,以为中国民族,从前不知经过了多少灾害,至今都没有灭亡,以后无论经过若何灾害,是决不至灭亡的。这种论调,这种希望,依我看来,是不对的。因为就天然淘汰力说,我们民族或者可以生存,但是世界中的进化力,不止一种天然力,是天然力和人为力凑合而成。人为的力量,可以巧夺天工,所谓人事胜天。这种人为的力,最大的有两种,一种是政治力,一种是经济力,这两种力关系于民族兴亡,比较天然力还要大。我们民族处在今日世界潮流之中,不但是受这两种力的压迫,并且深中这两种力的祸害了……

政治力和经济力比较天然淘汰力还要更快,更容易消灭很大的民族。此后中国民族如果单受天然力的淘汰,还可以支持一百年,如果兼受了政治力和经济力的压迫,就很难渡过十年。故在这十年之内,就是中国民族的生死关头。如果在这十年以内有方法可以解脱政治力和经济力的压迫,我们民族还可以和列强的民族并存。如果政治力和经济力的压迫,我们没有方法去解脱,我们的民族便要被列强的民族所消灭,纵使不至于全数灭亡,也要被天然力慢慢去淘汰。故此后中国的民族,同时受天然力、政治力和经济力的三种压迫,便见得中国民族生存的地位非常危险。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二讲》(1924年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97—198页

中国近来一百年以内,已经受了人口问题的压迫。中国人口总是不加多,外国人口总是日日加多。现在又受政治力和经济力一齐来压迫。我们同时受这三种力的压迫,如果再没有办法,无论中国领土是怎么样大,人口是怎么样多,百年之后一定是要亡国灭种的。我们四万万人的地位是不能万古长存的。试看美洲的红番,从前到处皆有,现在便要全数灭亡。所以我们晓得政治压迫的厉害,还要晓得经济的压迫更厉害。不能说我们有四万万人,就不容易被人消灭。因为中国几千年以来,从没有受过这三个力量一齐来压迫的。故为中国民族的前途设想,就应该要设一个什么方法,去打消这三种力量。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二讲》(l924年2月3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09页

我们鉴于古今民族生存的道理,要救中国,想中国民族永远存在,必要提倡民族主义。要提倡民族主义,必要先把这种主义完全了解,然后才能发挥光大,去救国家……虽有四万万人结合成一个中国,实在是一片散沙,弄到今日,是世界上最贫弱的国家,处国际中最低下的地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我们的地位在此时最为危验。如果再不留心提倡民族主义,结合四万万人成一个坚固的民族,中国便有亡国灭种之忧。我们要挽救这种危亡,便要提倡民族主义,用民族精神来救国。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一讲》(l924年1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188—189页

古人说:“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又说:“多难可以兴邦”。这两句话完全是心理作用。譬如就头一句话说,所谓“无敌国外患”,是自己心理上觉得没有外患,自以为很安全,是世界中最强大的国家,外人不敢来侵犯,可以不必讲国防,所以一遇有外患,便至亡国。至于“多难可以兴邦”,也就是由于自己知道国家多难,故发奋为雄,也完全是心理作用……如果心中不知,要想图恢复,便永远没有希望。中国的民族不久便要灭亡。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五讲》(l924年2月24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32—233页

我们想要恢复民族的精神,要有两个条件:第一个条件是要我们知道现在处于极危险的地位;第二个条件是我们既然知道了处于很危险的地位,便要善用中国固有的团体,像家族团体和宗族团体,大家联合起来,成一个大国族团体。结成了国族团体,有了四万万人的大力量,共同去奋斗,无论我们民族是处于什么地位,都可以恢复起来。所以,能知与合群,便是恢复民族主义的方法。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42页

外国人常说,中国人是一片散沙。中国人对于国家观念,本是一片散沙,本没有民族团体。但是除了民族团体之外,有没有别的团体呢?我从前说过了,中国有很坚固的家族和宗族团体,中国人对于家族和宗族的观念是很深的。譬如中国人在路上遇见了,交谈之后,请问贵姓大名,只要彼此知道是同宗,便非常之亲热,便认为同姓的伯叔兄弟。由这种好观念推广出来,便可由宗族主义扩充到国族主义。我们失了的民族主义要想恢复起来,便要有团体,要有很大的团体。我们要结成大团体,便先要有小基础,彼此联合起来,才容易做成功。我们中国可以利用的小基础,就是宗族团体……假若全体国民都能够和印度人一样的不合作,又用宗族团体做基础联成一个大民族团体,无论外国用什么兵力、经济和人口来压迫,我们都不怕他。所以救中国危亡的根本方法,在自已先有团体,用三四百个宗族的团体来顾国家,便有办法。无论对付那一国,都可以抵抗。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五讲》(1924年2月24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37—241页

我们今天要恢复民族精神,不但是要唤醒固有的道德,就是固有的知识也应该唤醒他。中国有什么固有的知识呢?就人生对于国家的观念,中国古时有很好的政治哲学。我们以为欧美的国家近来很进步,但是说到他们的新文化,还不如我们政治哲学的完全。中国有一段最有系统的政治哲学,在外国的大政治家还没有见到,还没有说到那样清楚的,就是《大学》中所说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一段的话。把一个人从内发扬到外,由一个人的内部做起,推到平天下止。象这样精微开展的理论,无论外国什么政治哲学家都没有见到,都没有说出,这就是我们政治哲学的知识中独有的宝贝,是应该要保存的。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47页

恢复了我们固有的道德、知识和能力,在今日之世,仍未能进中国于世界一等的地位,如我们祖宗之当时为世界之独强的。恢复我一切国粹之后,还要去学欧美之所长,然后才可以和欧美并驾齐驱。如果不学外国的长处,我们仍要退后。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51页

至于欧洲人现在所讲的世界主义,其实就是有强权无公理的主义。英国话所说的能力就是公理,就是以打得的为有道理。中国人的心理,向来不以打得为然,以讲打的就是野蛮。这种不讲打的好道德,就是世界主义的真精神。我们要保守这种精神,扩充这种精神,是用什么做基础呢?是用民族主义做基础。象俄国的一万万五千万人是欧洲世界主义的基础,中国四万万人是亚洲世界主义的基础,有了基础,然后才能扩充。所以我们以后要讲世界主义,一定要先讲民族主义,所谓欲平天下者先治其国。把从前失去了的民族主义从新恢复起来,更要从而发扬光大之,然后再去谈世界主义,乃有实际。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四讲》(1924年2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31页

我们受屈民族,必先要把我们民族自由平等的地位恢复起来之后,才配得来讲世界主义。我前次所讲苦力买彩票的比喻,已发挥很透辟了。彩票是世界主义,竹杠是民族主义,苦力中了头彩就丢去谋生的竹杠,好比我们被世界主义所诱惑,便要丢去民族主义一样。我们要知道世界主义是从什么地方发生出来的呢?是从民族主义发生出来的。我们要发达世界主义,先要民族主义巩固才行。如果民族主义不能巩固,世界主义也就不能发达。由此便可知世界主义实藏在民族主义之内,好比苦力的彩票藏在竹杠之内一样,如果丢弃民族主义去讲世界主义,好比是苦力把藏彩票的竹杠投入海中,那便是根本推翻。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四讲》(1924年2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66页

中国如果强盛起来,我们不但是要恢复民族的地位,还要对于世界负一个大责任。如果中国不能够担负这个责任,那末中国强盛了,对于世界便有大害,没有大利。中国对于世界究竟要负什么责任呢?现在世界列强所走的路是灭人国家的;如果中国强盛起来,也要去灭人国家,也去学列强的帝国主义,走相同的路,便是蹈他们的覆辙。所以我们要先决定一种政策,要济弱扶倾,才是尽我们民族的天职。我们对于弱小民族要扶持他,对于世界的列强要抵抗他。如果全国人民都立定这个志愿,中国民族才可以发达。若是不立定这个志愿,中国民族便没有希望。我们今日在没有发达之先,立定扶倾济弱的志愿,将来到了强盛时候,想到今日身受过了列强政治经济压迫的痛苦,将来弱小民族如果也受这种痛苦,我们便要把那些帝国主义来消灭,那才算是治国平天下。

我们要将来能够治国平天下,便先要恢复民族主义和民族地位。用固有的道德和平做基础,去统一世界,成一个大同之治,这便是我们四万万人的大责任。诸君都是四万万人的一份子,都应该担负这个责任,便是我们民族的真精神!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53—254页

3、民权主义

民权为人类进化之极则。

《建国方略·民权初步》(l917—l919)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414页

民权者,民众之主权也。

《三民主义》(l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188页

今欲造成完全独立国,不外乎谋共和之准备,当以民权为本位,保障民权为第一着。

《在北京军警界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8月30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集》 第94页

总之,我们也是要求人权,像法国大革命所作的一样。

《与法国〈时代〉杂志记者罗德的谈话》(1907年6月8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集》第36页

吾党固主张平等自由,然党人讲平等自由,都把平等安错位置,不把平等自由安给国民,而把平等自由安在自己身上。自己要平等,而不肯附从创造主义之人,偏要人来附从他,自己要自由,而不肯牺牲,偏要人来供他的牺牲,所以自第一次革命以来,吾党之受人攻击,以致失败者,大半都是将平等自由弄错了。故欲举第三次革命,以求真正成功,非先把以前错处都改了,则无成功之希望。

《告诫党员的训词》(1915年2月1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集》第159页

什么叫做民权主义呢?现在要把民权来定一个解释,便先要知道什么是民。大凡有团体有组织的众人,就叫做民。什么是权呢?权就是力量,就是威势。那些力量大到同国家一样,就叫做权。力量最大的那些国家,中国话说“列强”,外国话便说“列权”。又机器的力量,中国话说是“马力”,外国话说是“马权”。所以权和力实在是相同,有行使命令的力量,有制服群伦的力量,就叫做权。把民同权合拢起来说,民权就是人民的政治力量。什么是叫做政治的力量呢?我们要明白这个道理,便先要明白什么是政治……政治两字的意思,浅而言之,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的事便是政治。有管理众人之事的力量,便是政权。今以人民管理政事,便叫做民权。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一讲》(l924年3月9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54—255页

人类要能够生存,就须有两件最大的事:第一件是保,第二件是养。保和养两件大事,是人类天天要做的。保就是自卫,无论是个人或团体或国家,要有自卫的能力,才能够生存。养就是觅食。这自卫和觅食,便是人类维持生存的两件大事。但是人类要维持生存,他项动物也要维持生存;人类要自卫,他项动物也要自卫;人类要觅食,他项动物也要觅食。所以人类的保养和动物的保养冲突,便发生竞争。人类要在竞争中求生存,便要奋斗,所以奋斗这一件事,是自有人类以来天天不息的。由此便知权是人类用来奋斗的。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一讲》(1924年3月9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55页

讲到民权史,大家都知道法国有一位学者叫做卢梭。卢梭是欧洲主张极端民权的人。因有他的民权思想,便发生法国革命。卢梭一生民权思想最要紧的著作,是《民约论》。《民约论》中立论的根据,是说人民的权利是生而自由平等的,各人都有天赋的权利,不过人民后来把天赋的权利放弃罢了。所以这种言论,可以说民权是天生出来的。但就历史上进化的道理说,民权不是天生出来的,是时势和潮流所造就出来的。故推到进化的历史上,并没有卢梭所说的那种民权事实,这就是卢梭的言论没有根据。所以反对民权的人,便拿卢梭没有根据的话去做材料。但是我们主张民权的不必要先主张言论,因为宇宙间的道理,都是先有事实然后才发生言论,并不是先有言论然后才发生事实。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一讲》(1924年3月9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第264页

卢梭的言论既是没有根据,为什么当时各国还要欢迎呢?又为什么卢梭能够发生那种言论呢?因为他当时看见民权的潮流已经涌到了,所以他便主张民权。他的民权主张刚合当时人民的心理,所以当时的人民便欢迎他。他的言论虽然是和历史进化的道理相冲突,但是当时的政治情形已经有了那种事实;因为有了那种事实,所以他引证错了的言论还是被人欢迎。至于说到卢梭提倡民权的始意,更是政治上千古的大功劳。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一讲》(1924年3月9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66页

民权这个名词,外国学者每每把他和自由那个名词并称,所以在外国很多的书本或言论里头,都是民权和自由并列。欧美两三百年来,人民所奋斗的所竞争的,没有别的东西,就是为自由,所以民权便由此发达。法国革命的时候,他们革命的口号是“自由、平等、博爱”三个名词;好比中国革命,用民族、民权、民生三个主义一样。由此可说自由、平等、博爱是根据于民权,民权又是由于这三个名词然后才发达。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二讲》(1924年3月16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71页

有了民权,平等自由才能够存在;如果没有民权,平等自由不过是一种空名词。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三讲》(1924年)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94页

真平等自由是在什么地方立足呢?要附属到什么东西呢?是在民权上立足的,要附属于民权。民权发达了,平等自由才可以长存;如果没有民权,什么平等自由都保守不住……革命,目的虽然是要争平等自由,但是所定的主义和口号还是要用民权。因为争得了民权,人民方有平等自由的事实,便可以享平等自由的幸福。所以平等自由,实在是包括于民权之内。因为平等自由是包括在民权之内,所以今天研究民权的问题,便附带来研究平等自由的问题。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三讲》(l924年)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94—295页

究竟自由是好不好呢?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呢?依我看来,近来两三百年,外

网站建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郑重声明 | 关于我们 | 使用帮助

版权所有:中山市孙中山研究会 粤ICP备11013178号 建议使用1024 X 768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