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首页>孙中山研究>文献研究     
孙中山言粹<中国与世界>
作者: 文章来源:孙中山言粹 更新时间:2011-03-08

 

1、东方与西方

     专就最近几百年的文化讲,欧洲的物质文明极发达,我们东洋的这种文明不进步。从表面的观瞻比较起来,欧洲自然好于亚洲。但是从根本上解剖起来,欧洲近百年是什么文化呢?是科学的文化。是注重功利的文化。这种文化应用到人类社会,只见物质文明,只有飞机炸弹,只有洋枪大炮,专是一种武力的文化。欧洲人近有专用这种武力的文化来压迫我们亚洲,所以我们亚洲便不能进步。这种专用武力压迫人的文化,用我们中国的古话说就是“行霸道",所以欧洲的文化是霸道的文化。

         《对神户商业会议所等团体的演说》(1924年11月28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405页

     我们东洋向来轻视霸道的文化。还有一种文化,好过霸道的文化,这种文化的本质,是仁义道德。用这种仁义道德的文化,是感化人,不是压迫人。是要人怀德,不是要人畏威。这种要人怀德的文化,我们中国的古话就说是“行王道”。所以亚洲的文化,就是王道的文化。

《对神户商业会议所等团体的演说》(1924年11月28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407页

     “大亚洲主义”……就是文化问题,就是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的比较和冲突问题。东方的文化是王道,西方的文化是霸道;讲王道是主张仁义道德,讲霸道是主张功利强权。讲仁义道德,是由正义公理来感化人;讲功利强权,是用洋枪大炮来压迫人。受了感化的人,就是上国衰了几百年,还是不能忘记,还像尼泊尔至今是甘心情愿要拜中国为上邦;受了压迫的人,就是上国当时很强盛,还是时时想脱离。像英国征服了埃及,灭了印度,就是英国极强盛,埃及、印度还是时时刻刻要脱离英国,时时刻刻做独立的运动。

《对神户商业会议所等团体的演说》(1924年11月28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407页

     诸君听到这里,当然可以知道东西文化的优劣。我们现在处于这个新世界,要造成我们的大亚洲主义,应该用什么做基础呢?就应该用我们固有的文化作基础。要讲道德、说仁义,仁义道德就是我们大亚洲主义的好基础。我们有了这种好基础,另外还要学欧洲的科学,振兴工业,改良武器。不过我们振兴工业,改良武器,来学欧洲,并不是学欧洲来消灭别的国家,压迫别的民族的,我们是学来自卫的。

《对神户商业会议所等团体的演说》(1924年11月28日〉

《孙中山全集》第11卷 第409页

     持中国近代之文明以比欧美,在物质方面不逮固甚远,其在心性方面,虽不如彼者亦多,而能与彼颉颃者正不少,即胜彼者亦间有之。彼于中国文明一概抹杀者,殆未之思耳。且中国之心性理想无非古人所模铸,欲图进步改良,亦须从远祖之心性理想,究其源流,考其利病,始知补偏救弊之方。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年—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180页

    讲到中国固有的道德,中国人至今不能忘记的,首是忠孝,次是仁爱,其次是信义,其次是和平。这些旧道德,中国人至今还是常讲的。但是,现在受外来民族的压迫,侵入了新文化,那些新文化的势力此刻横行中国。一般醉心新文化的人,便排斥旧道德,以为有了新文化,便可以不要旧道德。不知道我们固有的东西,如果是好的,当然是要保存,不好的才可以放弃。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l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九卷 第243页

    我们做一件事,总要始终不渝,做到成功,如果做不成功,就是把性命去牺牲亦所不惜,这便是忠。所以古人讲忠字,推到极点便是一死。古时所讲的忠,是忠于皇帝,现在没有皇帝便不讲忠字,以为什么事都可以做出来,那便是大错,……我们在民国之内,照道理上说,还是要尽忠,不忠于君,要忠于居国,要忠于民,要为四万万人去效忠。为四万万人效忠,比较为一人效忠,自然是高尚得多。故忠字的好道德还是要保存。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l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44页

    讲到孝字,我们中国尤为特长,尤其比各国进步得多。《孝经》所讲孝字,几乎无所不包,无所不至。现在世界中最文明的国家讲到孝字,还没有像中国讲到这么完全。所以孝字更是不能不要的。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44页

    讲到信义,中国古时对于邻国和对于朋友,都是讲信的。依我看来,就信字一方面的道德,中国人实在比外国人好得多……至于讲到义字,中国在很强盛的时代也没有完全去灭人国家。比方从前的高丽,名义上是中国的藩属,实在是一个独立国家……中国强了几千年而高丽犹在,日本强了不过二十年便把高丽灭了,由此便可见日本的信义不如中国,中国所讲的信义,比外国要进步得多。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45页

    仁爱也是中国的好道德。古时最讲爱字的莫过于墨子。墨子所讲的“兼爱”,与耶稣所讲的“博爱”是一样的。古时在政治一方面所讲爱的道理,有所谓“爱民如子”,有所谓“仁民爱物”,无论对于什么事,都是用爱字去包括。所以古人对于仁爱究竟是怎么样实行,便可以知道。中外交通之后,一般人便以为中国人所讲的仁爱不及外国人,因为外国人在中国设立学校,开办医院,来教育中国人、救济中国人,都是为实行仁爱的。照这样实行一方面讲起来,仁爱的好道德,中国现在似乎远不如外国。中国所以不如的原故,不过是中国人对于仁爱没有外国人那样实行,但是仁爱还是中国的旧道德。我们要学外国,只要学他们那样实行,把仁爱恢复起来,再去发扬光大,便是中国固有的精神。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九卷 第244页

    中国更有一种极好的道德,是爱和平。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36页

2、学习与借鉴

    说到欧洲的科学发达、物质文明的进步,不过是近来二百多年的事。在数百年以前,欧洲还是不及中国。我们现在要学欧洲,是要学中国没有的东西。中国没有的东西是科学,不是政治哲学,至于讲到政治哲学的真谛,欧洲人还要求之于中国,诸君都知道世界上学问最好的是德国,但是现在德国研究学问的人,还要研究中国的哲学,甚至于研究印度的佛理,去补救他们科学之偏。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四讲》(1924年2月1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30—231页

    窃尝深维欧洲富强之本,不尽在于船坚炮利、垒固兵强,而在于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此四事者,富强之大经,治国之大本也,我国家欲恢扩宏图,勤求远略,仿行西法以筹自强,而不急于此四者,徒惟坚船利炮之是务,是舍本而图末也。

《上李鸿章书》(1894年6月)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8页

    欧美的物质文明,我们可以完全仿效,可以盲从,搬进中国来也可以行得通。如果不管中国自己的风土人情是怎么样,便象学外国机器一样,把外国管理社会的政治硬搬进来,那便是大错。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五讲》(1924年4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20页

    外国的民权办法不能做我们的标准,不足为我们的师导。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五讲》(1924年4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20页

    管理物的方法,可以学欧美;管理人的方法,当然不能完全学欧美。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五讲》(1924年4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17页

    我们要学外国,要迎头赶上去,不要向后跟着他。……现在我们知道了跟上世界的潮流,去学外国之所长,必可以学得比外国还要好,所谓“后来者居上”。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52页

    我们为志士的,总要择地球上最文明的政治法律来救我们中国,最优等的人格来待我们四万万同胞。

《在东京中国留学生欢迎大会的演说》(1905年8月13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81页

    中国人有了很好的根底和文化,所以去学外国人,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学得到。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51页

    我们现在改良政治,便不可学欧美从前的旧东西,要把欧美的政治情形考察清楚,看他们政治的进步究竟是到了什么程度,我们要学他们的最新发明,才可以驾乎各国之上。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六讲》(1924年4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342页

    对于世界诸民族,务保持吾民族之独立地位。发扬吾固有之文化,且吸收世界之文化而光大之,以期与诸民族并驱于世界,以驯致于大同。

《中国革命史》(1923年1月29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60页

    恢复我一切国粹之后,还要去学欧美之所长,然后才可以和欧美并驾齐驱。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六讲》(1924年3月2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51页

    余之谋中国革命,其所持主义,有因袭吾国固有之思想者,有规抚欧洲之学说事迹者,有吾所独见而所创获者。

《中国革命史》(1923年1月29日)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60页。

3、中国与世界

    人们都承认中国的现况和未来的情势,是很难令人满意的。但是我敢于设想,欧洲人并没有充分认识到腐败势力所造成的中国在国际间的耻辱和危险的程度,也没有认识到中国潜在的恢复力量和她的自力更生的各种可能性。

《中国的现在和未来》(1897年3月l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87—88页

    每一精明的观察者,都认为它是一个前程远大的国家;倘能使中国人民认识到自己的力量和资源并对其加以适当利用,则中国将来定能成为最大的强国。

《致麦格雷戈夫人函》(1903年12月9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25页

    中国人的本性就是一个勤劳的、和平的、守法的民族,而绝不是好侵略的种族,如果他们确曾进行过战争,那只是为了自卫。只有当中国人被某一外国加以适当训练并被利用来作为满足该国本身野心的工具时,中国人才会成为对世界和平的威胁。如果中国人能够自主,他们即会证明是世界上最爱好和平的民族。再就经济的观点来看,中国的觉醒以及开明的政府之建立,不但对中国人、而且对全世界都有好处。全国即可开放对外贸易,铁路即可修建,天然资源即可开发,人民即可日渐富裕,他们的生活水准即可逐步提高,对外国货物的需求即可增多,而国际商务即可较现在增加百倍。能说这是灾祸吗?国家与国家的关系,正象个人与个人的关系。从经济上看,一个人有一个穷苦愚昧的邻居还能比他有一个富裕聪明的邻居合算吗?由此看来,上述的论调立即破产,我们可以确有把握地说,黄祸毕竟还可以变成黄福。

《支那问题真解》(1904年8月31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53—254页

    一旦我们革新中国的伟大目标得以完成,不但在我们的美丽的国家将会出现新纪元的曙光,整个人类也将得以共享更为光明的前景。普遍和平必将随中国的新生接踵而至,一个从来也梦想不到的宏伟场所,将要向文明世界的社会经济活动而敞开。

《中国问题的真解决》(1904年8月31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55页

    拯救中国完完全全是我们自己的责任,但由于这个问题近来已涉及全世界的利害关系,因此,为了确保我们的成功,便利我们的运动、避免不必要的牺牲、防止列强各国的误解与干涉,我们必须普遍地向文明世界的人民、特别是向美国的人民呼吁,要求你们在道义上与物质上给以同情和支援。

《中国问题的真解决》(1904年8月31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55页

    我深恐中国问题是绝不能引起欧美人士注意的,但是我希望由于您的善意号召,全世界大公无私的人们将会逐渐理解: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国家的复兴,将是全人类的福音。

《致鲁赛尔函》(1906年11月8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19页

    当我们在我们社会生活中确立现代的文明时,我们有可能选择那些符合我们愿望的东西。我们不指望外来的援助(不管这种援助的愿望如何),它如果不是出于真正利他主义动机的话。

《复鲁赛尔函》(1906年11月26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322页

    什么是帝国主义呢?就是用政治力去侵略别国的主义,即中国所谓“勤远略"。这种侵略政策,现在名为帝国主义。

《三民主义·民族主义·第四讲》(1924年2月27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21页

4、世情与国情

    夫事有顺乎天里,应乎人情,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此古今之革命维新、兴邦建国等事业是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28页

    今世界人类,已达于进化童年之远,所以自由平等之思想日渐发达,所谓世界潮流不可复压者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10页

    民族自决,适应潮流……

    前仆后兴,再接再厉。

《重修安庆烈士墓祭文》(1923年4月)

《孙中山全集》第7卷 第4l8页

    君权之不能战胜民权,为世界潮流,为古今公例,不可强而致也。

《在桂林对滇赣粤军的演说》(1921年12月10日)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6页

    世界上人物,有新旧两种,新人物有新思想,新希望,所以凡是新人物都步步往前,旧人物反是,则步步退后。此新旧二潮流,当不相容,

《在汕头各界欢迎会上的演说》(1917年7月12日)

《孙中山全集》第4卷 第112页

    当今之世界,以竞争而立,又依此而发达。

《在日本参观济济黉时的演说》(1913年3月20日)

《孙中山集外集补集》第128页

    世界潮流群趋向于民治,今日时事维艰,然最后之成败,自以民意之向背为断。

《复刘湘函》(1919年8月7日)

《孙中山全集》第5卷 第92页

    世界之进步无极。

《〈国民月刊〉出世辞》(1913年5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3卷 第62页

    现在世界的潮流,都是进到新的文明。我们如果大家能醒起来,向新的文明这条路去走,我们才可以跟得到各国来追向前去。

《应上海<中国晚报>所作的留声演说》(1924年5月30日)

《孙中山全集》第l0卷 第237页

    世界潮流已为民气所激荡,有一日千里之势。吾人内觇国情,外察大局,惟本互助之主义,奋斗之精神,以顺应趋势,积极进行。

《致粕谷义三函》(1924年9月18日)

《孙中山全集》第l1卷 第79页

    世界潮流的趋势,好比长江、黄河的流水一样,水流的方向或者有许多曲折,向北流或向南流的,但是流到最后一定是向东的,无论是怎么样都阻止不住的。所以世界的潮流,由神权流到君权,由君权流到民权;现在流到了民权,便没有方法可以反抗。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一讲》(1924年3月9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67页

    中国痼疾已深,除推翻帝政外,别无挽救之法。

《与喜嘉理的谈话》(1904年5月)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第24页

    当今之世,中国非改革不足以图存。但与清政府谈改革,无异于与虎谋皮。因此,必须发动民主革命,推翻这个昏庸腐朽的政府,为改革政治创造条件。

《与杨度的谈话》(1905年7月下旬)

《孙中山集外集补编》第27—28页

    世界一天进步一天,我们便知道现在的潮流已经到了民权时代,将来无论是怎样挫折,怎样失败,民权在世界上总是可以维持长久的。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一讲》(1924年3月9日)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66页

    美国第一次的大战争,是美国人民自己求独立,为自己争平等。第二次的大战争,是美国人民为黑奴求自由,为黑奴争平等;不是为自己争平等,是为他人争平等。为他人争平等,比较为自己争平等所受的牺牲还要大,流血还要多。所以美国历史是一种争平等的历史。这种争平等的历史,是世界历史中的大光荣。

《三民主义·民权主义·第三讲》(1924年)

《孙中山全集》第9卷 第292页

    中国积弱,非一日矣!上则因循苟且,粉饰虚张;下则蒙昧无知,鲜能远虑。近之辱国丧师,剪藩压境,堂堂华夏不齿于邻邦,文物冠裳被轻于异族,有志之士,能无抚膺!夫以四百兆苍生之众,数万里土地之饶,固可发奋为雄,无敌于天下。乃以庸奴误国,荼毒苍生,一厥不兴,如斯之极。方今强邻环列,虎视鹰瞵,久垂涎于中华五金之富、物产之饶。蚕食鲸吞,已效尤于接踵;瓜分豆剖,实堪虑于目前。有心人不禁大声疾呼,亟拯斯民于水火,切扶大厦之将倾。用特集会众以兴中,协贤豪而共济,抒此时艰,奠我中夏。

《檀香山兴中会章程》(1894年1l月24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19页

    夫国之贫弱,必有一定之由也,有以地小而贫者,有以地瘠而贫者,有以民少而弱者,有以民愚而弱者,此贫弱之四大原因也。乃中国之土地则四百余万方咪之广,居世界之第四,尚在美国之上。而物产之丰、宝藏之富,实居世界之第一。至于人民之数则有四万万,亦为世界之第一。而人民之聪明才智自古无匹,承五千年之文化,为世界所未有,千百年前已尝为世界之雄矣。四大贫弱之原因,我曾无一焉。然则何为而贫弱至是也?曰:官吏贪污、政治腐败之为害也。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223页

    中国现行之政治,可以数语赅括之曰:无论为朝廷之事,为国民之事,甚至为地方之事,百姓均无发言或与闻之权;其身为民牧者,操有审判之全权,人民身受冤抑,无所吁诉。且官场一语等于法律,上下相蒙相结,有利则各饱其私囊,有害则各委其责任。婪索之风已成习惯,官以财得,政以贿成。间有一二被政府惩治或斥革者,皆其不善自谋者也。然经一番之惩治或斥革,而其弊害乃逾甚。

《伦敦被难记》(1897年初)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56—57页

    盖中国今日政治日非,纲维日坏,强邻轻侮百姓,其原皆由众心不一,只图目前之私,不顾长久大局。不思中国一旦为人分裂,则子子孙孙世为奴隶,身家性命且不保乎!急莫急于此,私莫私于此,而举国愦愦,无人悟之,无人挽之,此祸岂能倖免?倘不及早维持,乘时发奋,则数千年声名文物之邦,累世代冠裳礼义之族,从此沦亡,由兹泯灭,是谁之咎。识时贤者,能无责乎?故特联结四方贤才志士,切实讲求当今富国强兵之学,化民成俗之经,力为推广,晓谕愚蒙。务使举国之人皆能通晓,联智愚为一心,合遐迩为一德,群策群力,投大遗艰。则中国虽危,无难救挽。所谓“民为邦本,本固邦宁”也。

《香港兴中会章程》(1895年2月21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22页

    中国人民遭到四种巨大的长久的苦难:饥荒、水患、疫病、生命和财产的毫无保障款……中国所有一切的灾难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普遍的又是有系统的贪污。这种贪污是产生饥荒、水灾、疫病的主要原因,同时也是武装盗匪常年猖獗的主要原因。

《中国的现在和未来》(1897年3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 第89页

    贪污行贿,任用私人,以及毫不知耻地对于权势地位的买卖,在中国并不是偶然的个人贪欲,环境或诱惑所产生的结果,而是普遍的,是在目前政权下取得或保持文武公职的唯一的可能条件。在中国要作一个公务人员,无论官阶高低如何,就意味着不可救药的贪污,并且意味着放弃实际贪污就是完全放弃公务人员的生活。

《中国的现在和未来》(1897年3月1日)

《孙中山全集》第102---103页

    在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中,并不缺少身强体壮、勇敢而忠心爱国的人,只是因为无可救药的贪污制度的风行,这个制度受到他们满人统治者的保护,使得中国变成任何国家毫不费力的战利品,并且给我们何以很容易地败于日本人的手中作了解释。

    《中国的现在和未来》(1897年3月l日)

    《孙中山全集》第1卷第103页

    夫中国近代之积弱不振、奄奄待毙者,实为“知之非艰,行之惟艰"一说误之也。此说深中于学者之心理,由学

    者而传于群众,则以难为易,以易为难。遂使暮气畏难之中国,畏其所不当畏,而不畏其所当畏。由是易者则避而远之,而难者又趋而近之。始则欲求知而后行,及其知之不可得也,则惟有望洋兴叹,而放去一切而已。间有不屈不挠之士,费尽生平之力以求得一知者,而又以行之尤为难,则虽知之而仍不敢行之。如是不知固不欲行,而知之又不敢行,则天下事无可为者矣。此中国积弱衰败之原因。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l7—l919)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198—199页

    吾国土地如此之大,人民如此之多,物产如此之富,何至于如此之贫!推原其由,实因前清专制政体,人民无权利,遂无义务的思想。无自由平等的幸福,自甘暴弃责任,毫无竞争之心,进取之性。此实吾国民至于贫弱之一大原因也。

《在山西实业界及各党派欢迎会的演说》(1912年9月20日)

《孙中山全集》第2卷 第476页

    自机器发明后,人文之进步更高更速,而物质之发达更超越于前矣。盖机器者,羁勒天地自然之力以代人工,前时人力所不能为之事,机器皆能优为之。任重也,一指可当万人之负;致远也,一日可达数千里之程。以之耕,则一人可获数百人之食;以之织,则一人可成千人之衣,经此一进步也,工业为之革命,天地为之更新。

《建国方略·孙文学说》(1917—1919年)

《孙中山全集》第6卷 第174页

……中国是可以实现社会主义的国度,这个国度应该用来作为为社会主义政府的典范。中国的资源丰富,数万恨百姓都是热诚,勤劳的工人,生活恬淡,易于领导也异于满足。只要他们有工作,他们就很快乐。中国的工业尚未发展,资本主义尚未抬头,一般大众服从而守法,因此中国国家可以轻易的塑造成任何形状,中国接受帝王统治已经太久了,人民从来也不了解社会民主与独立之间的区别。

网站建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郑重声明 | 关于我们 | 使用帮助

版权所有:中山市孙中山研究会 粤ICP备11013178号 建议使用1024 X 768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