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

 
   
  首页>孙中山研究>文献研究     
孙中山文献学是建立“中山学”的重要组成
作者:左洪佳 文章来源:《团结》杂志2009年增刊 更新时间:2011-03-08

 

内容提要:本次会议研讨“中山学”具有特别的深意,无论从囊括百家之言到中山研究的发展趋势,亦从民革的历史责任来讲,民革推动建立“中山学”,责无旁贷。孙中山文献学可以被视为“中山学”的重要组成和有益补充,本文就孙中山文献学提出四点创建理由。文章的第三部分则回顾了孙中山文献的概况,分孙中山本人的著作和关于孙中山的研究资料两部分阐述。前者以中山先生的重要著作为例表明其著作内容及形式的多样性,并按照时间顺序回顾了孙中山著作的结集情况;后者分建国前、建国后的内地和台湾三部分,简述了研究孙中山的代表之作。

 

一、民革推动建立“中山学”,责无旁贷

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学会以“孙中山研究与中山学”为本次研讨会的主题,具有特别的深意。建国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孙中山研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涉及的领域包括孙中山的生平、思想和革命实践等各个方面;但作为一门历久不衰的“显学”,多年来却始终未见一部“与孙中山的历史地位和作用相称,得到学界公认的,具有较高学术水平、富有创建又精彩成熟的鸿篇巨制”面世。一方面是由于孙中山思想的丰富性及其经历的复杂性,另一方面也正是由于诸多研究成果未能统一在“中山学”这个大的框架之内。同时,研究和宣传孙中山是民革义不容辞的责任,大力推动建立“中山学”,民革也应责无旁贷。再者,从发展的角度来讲,建立“中山学”是必然趋势,民革应当勇于肩负使命,顺应历史的选择。具体到现实操作,则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学会可成为执行者。近10年来,民革多次组织在海内有重大影响的学术研讨会,成果颇丰,使民革在孙中山研究领域确立了无可替代的位置。综上三点,是我作为民革中央孙中山研究学会理事,大力支持此次会议选择“孙中山研究与中山学”为主题的明确态度和理由。

二、孙中山文献学是建立“中山学”的

重要组成

建立“中山学”的可行性和必要性、“中山学”与各门社会科学的联系与区别、“中山学”的学科性质、方法、范围和任务等是个大课题。本文无力进行全面的阐述,遂选择孙中山文献学这个角度略谈一二。

孙中山文献学提出的理由可概括为四点。

1. 孙中山文献学对推动“中山学”的发展具有积极的意义。孙中山文献学应定位为“中山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存在意义在于为“中山学”的发展提供文献资料的保障。

2. 孙中山文献学可作为文献学的一个分支学科。鉴于涉及孙中山的文献内涵清晰、保存完整,以之为研究对象,可明确研究方法,并预见研究价值和成果。孙中山文献学成为文献学的一个分支学科,亦对文献学领域的拓展是重要贡献。

3. 孙中山文献学的学科中心任务是广纳海内外的孙中山文献。中山先生早年足迹遍及五大洲,他的活动涉及到不同国家的各界人士,又由于他一生所处的政治环境和社会环境变换频繁,因此,世界各地、各国、各种语言的历史档案、著述、翰墨、言论、信函等原始资料仍待深入挖掘和精心整理。孙中山文献学的中心任务正在于此。

4. 孙中山文献学可为相关领域研究拓宽信息来源,提供佐证资料。当前,研究社会思潮和社会运动与孙中山思想发展的关系,是孙中山研究的热点和前沿。而中山先生关于中国建设和管理的思想亦对现实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同时,孙中山与国民党史研究、孙中山与国共合作史研究、孙中山与民国时期中外关系史研究等领域又有许多争议之处。相信,随着孙中山文献学的建立和发展,会为相关领域贡献更多可用资源。

三、孙中山文献概览

1. 孙中山本人的著作。

孙中山本人的著作是孙中山文献中最重要的部分。孙先生一生著述甚丰,不仅内容广泛,而且形式不一而足。内容涉及到政治、军事、哲学、教育、文化、外交等多个领域,而文献类型则包含论著、文告、规章、书信、电报、演说、谈话等多种形式。

(1)以孙中山先生的重要著作为例,说明其内容和形式。

《致郑藻如书》的形式是书信,写于1890年,1892年发表于在澳门报纸上。孙中山在信中呼吁效法西方,改革社会,兴办农业,禁绝鸦片,普及教育,并建议在香山县先实行,然后推广全国。《致郑藻如书》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孙中山著作中最早的政治作品。

《上李鸿章书》是孙中山著名的一篇政治文献。写于1894年1月,上书主张学习欧洲各国“富强之本”,做到“人能尽其才,地能尽其利,物能尽其用,货能畅其流”。但这封八千余字的信未能呈达李鸿章。

《红十字会救伤第一法》是孙中山一生中唯一的一部翻译作品,在中山先生众多文献中占有特殊的位置。他认为该书“言简意赅,剖理精当,询为济世之金针,救世之要术”。此书译于1897年,7年后即传入内地。此书当归为医学类,从内容上讲亦为中山先生著作群中的特例。

《伦敦被难记》以英文书写,原名《Kidnapped in london》。书中记述了1896年10月11日,孙中山在伦敦被清朝政府驻英公使馆诱骗绑架,后被他的英籍老师康德黎博士营救才免于被押解回国处死的经历。此书后被译为多国文字,流传甚广。

《建国方略》是《民权初步》、《实业计划》、《孙文学说》三本书的合称,写于1917至1919年。《建国方略》是孙中山为中国国民党制定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也是孙中山构建的资产阶级共和国的蓝图,是他一生为之追求的理想目标。

《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宣言》。背景是1924年1月,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通过新的党纲、党章,确立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孙中山对三民主义作了新的解释,充实了反帝反封建的内容,标志着孙中山的革命思想和革命事业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

《三民主义》。三民主义即民族主义、民权主义和民生主义,是孙中山的代表学说。1924年1月起至8月,孙中山在广州国立高等师范学校礼堂连续演讲三民主义十六讲。孙中山经过新解释的三民主义,成为国共两党建立统一战线的共同政治纲领。

(2)孙中山著作的结集情况。

刘维开先生在《孙中山文集整编之回顾与发展——兼评介黄彦编孙文选集》中指出:最先将孙先生相关文字汇集成编者,为甘乃光于1923年在所编《经济之研究》月刊中刊行“单税制与平均地权”专号二册。而吴砚云编订、上海新中国图书局出版的《孙大总统书犊》刊行于1912年10月,实为孙中山著作最早一部结集刊者。1925年4月20日一孙中山逝世后30多天,广州孙文主义研究社出版了廖仲凯作序、甘乃光编辑的《孙中山先生文集》,这是试图反映孙中山一生重要著作的第一部选集。而1925年由上海国民书局出版的《孙中山文集》1册,收入孙先生著作224篇,书后附录《孙中山先生著作及讲演纪录要目》,此应为最早的一部孙先生文集。同在1925年,由上海三民图书公司出版的吴拯寰编《中山全书》(4册),则是编纂全集本的首次尝试。总体而言,建国前出版孙中山的“全集”、“全书”、“从书”不下数十种。其中,所收著作数量较多并比先前版本增添新篇的,主要有以下四种:吴拯寰编《孙中山全集》和《孙中山全集续集》,上海三民公司1926年、1929年分别出版;(2)胡汉民编《总理全集》,上海民智书局1930年出版(后又由上海书店1990年影印出版);甘乃光编《中山全书》(分类索引),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1937年出版;(4)黄季陆编《总理全集》,重庆众志书局1943年出版(1944年改由成都近芬书屋发行)。这四种版本的字数都超过100万。黄季陆所编《总理全集》是其中字数最多的,达150多万,共收入著作1500篇左右。

新中国成立后,在1956年孙中山诞辰90周年之际,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孙中山选集》(两卷本)。这部选集收辑了孙中山在各个时期的代表著作69篇(个别篇乃由数篇著作合成),共60多万字。起自《上李鸿章书》,迄于《致苏联遗书》,基本上体现了孙中山一生各个时期的主要思想。《孙中山全集》的出版在新中国出版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此书由广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室,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中山大学历史系孙中山研究室合编,北京中华书局1981年8月至1986年7月出版,共11卷,这是一部较为完整的孙中山文集,为研究孙中山做了基础性工作。另外,上海人民出版社分别于1990年和1994年出版了《孙中山集外集》、《孙中山集外集补编》。

1949年后,台湾国民党有关机构陆续编印了数种孙中山全集。其中,于1950年至1952年间陆续出版党史会主编之《总理全书》12册,是为在台湾最早编印之孙中山全集,此书经1957年改版后更名为《国父全集》。此后,《国父全集》经多次增补、修订,于1973年由国民党中央委员会党史委员会编订出版的《国父全集》(1981年出版修订2版,1985出版补编本),共收入5619篇著作,约360万字,成为迄今为止所有版本中篇幅最大、内容较完整的一种。

2. 关于孙中山的研究资料。

对孙中山的研究。民国律立之前就已启动,它的起始可以追溯到20世纪初。早在1903年(清光绪二十九年)出版的荡虏从书之一的《大革命家孙逸仙》一书,开孙中山研究之先河。武昌起义成功,民国初建,为孙中山研究开辟了广阔的发展空间。孙中山的生平、思想和革命实践,从各个方面被加以研究和探讨。据有关资料显示,在1912-1949年的38年民国史中,出版的孙中山研究著作和资料图书共1780余种。

1912年民国成立和1925年孙中山逝世,这两大历史事件助推了孙中山研究的快速发展。而1927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尊孙中山为国父,使得孙中山的研究蓬勃发展,涌现出一批具有重要参考价值、至今仍未史学界推崇的著作。

1927年之前,研究孙中山的著作主要有:高尔柏、高尔松著《孙中山先生与中国》;陈安仁著《三民主义的连环作用》;甘乃光著《孙文主义发凡》;范体仁著《中山先生之生与死》;伍达光著《孙中山先生评论集》等。

1927年至1949年,由于国民政府的推动,官方编撰的研究书籍逐渐增多。具有代表性的包括:《孙中山先生年谱》、《三民主义问题》等。创办的专门研究孙中山的刊物包括:《中山文化教育馆季刊》、《三民主义半月刊》等。更为重要的是,这一时期的若干作品经历历史的沉淀,成为学术经典。它们是:罗香林著《国父之大学时代》、陈安仁著《孙先生之思想及其主义》、许师慎编著《国父〈革命缘起〉详注》、美人林百克(Paul Linebarger)著、徐植仁译的《孙逸仙传记》等书。

建国后,孙中山研究走过了曲折发展的路程。1956年毛泽东发表了《纪念孙中山先生》一文,高度赞扬孙中山的丰功伟绩和对后世的影响,既激发了学者们的研究兴趣,也被奉为圭臬。文革时期,孙中山研究受到重大冲击,基本属于停滞状态。“文革”结束后特别是十一届三中会会之后,孙中山研究逐步复苏并日渐兴盛,一批成果相断问世:魏宏运著《孙中山年谱》;尚明轩著《孙中山传》;张磊著《孙中山思想研究》;李时岳、赵矢元著《孙中山和中国民主革命》;肖万源著《孙中山哲学思想》;韦杰廷著《孙中山哲学思想研究》;王志光著《孙中山的反帝思想》等为其中上乘之作。反映了当时研究的新成果、新进展。特别是从1981年开始出版的《孙中山全集》,经历6年,共出版11卷,为研究孙中山做了基础性的工作,引起海内外的高度关注。

进入新世纪,孙中山研究的视野不断拓展,成果显著。主要包括:匡亚明主编、茅家琦等著《孙中山评传》;孙中山故居纪念馆编《孙中山家世》、《孙中山的亲属与后裔》;尚明轩主编《一代天骄:孙中山的历程》、著《孙中山及辛亥人物丛论》;林家有主编《孙中山与世界》、《看清世界与正视中国》、著《孙中山与近代中国的觉醒》;桑兵著《孙中山的活动与思想》;王蓓著《孙中山政治心理思想研究》等。

 

参考文献:

  [1]尚明轩:《孙中山研究如何拓展和深化》。

  [2]蒋永敬:《〈国父全集〉诸本的比较及新编本的介绍》。

  [3]苏爱荣、刘永为:《孙中山研究总目》。

  [4]林家有:《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孙振哦南山研究的巨大成就》。

  [5]黄季陆:《研究中山先生的史料与史学》。

 

作者简介:左洪佳,民革黑龙江省委会副主任科员。

网站建议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郑重声明 | 关于我们 | 使用帮助

版权所有:中山市孙中山研究会 粤ICP备11013178号 建议使用1024 X 768分辨率,IE6.0以上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